恶心糖浆

暴躁垃圾博主
删文狂魔
只知道爬墙
基本是all主角
流水账+小学生文笔
=我的垃圾文

也碧+青碧】树上的黑狐狸【上】

※七夕快乐,今年的我依旧没人和我一起过QAQ
※狐仙楚岚年轻救了也青白三,把他们三对自己相处的时候的记忆拿去酿酒【存着】长大后的也青成了捉妖师遇到狐仙啥的。
※之前那篇还没码好【我的错】先码篇短篇
※ooc有!小学生文笔有!流水账有!
※等我睡醒我就写下(。・ω・。)ノ♡晚安
※以上ok就继续吧↓ 
  张楚岚抱着几袋食材慢慢走着,回头看着不远处的村庄,本没什么名声的乡下地方只因张楚岚脚下这座大山热闹起来,传说在月圆的时候来到山上会看到一位狐仙,这位狐仙不如别的狐仙毛发洁白,而是位有着亮黑毛发的狐仙,说是可以给人带来好运也有说能带来财路,也有老人说那可不是什么狐仙,只不过是黑色的狐妖在装神弄鬼,但一旦问起那位狐仙或是狐妖长的什么样他们都说不清楚,记忆中只有一片盛开的桃花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张楚岚沿着河慢慢走着,一边清点着怀里的食材,刚到山腰就听到林子里有小孩的哭声,这山里虽说除了自己外没什么仙,更别说是妖了,但野兽还是不少的,于是张楚岚就走向那哭声。是个不大不小的毛头小孩,躲在树下哭着,估计是走丢了,张楚岚回想一下时间想到快到十五了就无奈了。每到这几天总有人提前开始寻找那位狐仙,张楚岚也很无奈。走到那个小孩附近就发现不止一个小孩,但另一个不哭不闹的,眯着眼坐在那孩子旁边哄着那个哭着的孩子:“小白啊,你快别哭啦,一会儿还要继续去找回去的路呢,也不知道你为啥这么能跑,你到底是看到啥才往这边跑的啊。”“哥哥,我,我这不是看到有人才往这边跑的吗,没想到是棵树嘛呜呜呜呜呜呜,可怎么办啊!”“啪嗒—”张楚岚低头看着脚下的枯树枝,本来也没想躲多久。“谁!”那个眯眯眼的孩子把弟弟护在身后,他的弟弟紧张的捉着哥哥的衣角,张楚岚走出来说:“放心吧,不是野兽。”即便知道对方是人,那孩子也不敢松懈,依旧紧紧盯着张楚岚,倒是弟弟天真的问道:“哥哥是谁啊,是仙人吗!”“不是哦,吃糖吗?”张楚岚在几袋东西里翻起来,虽然是要给宝儿姐但借用一下应该没事吧,掏出了两根棒棒糖递了过去,弟弟的小手举在半空,手太短拿不到,刚准备起来,就被哥哥摁回去:“那你是谁,你没事在这林子里做什么。”张楚岚走过去把糖塞进弟弟手里,坐到他们身边回答他:“我叫张楚岚,住在这座山山顶。你们叫什么名字?”“我叫小白!”那个叫小白的孩子含着棒棒糖举着手,像回答老师问题一样;另一个把手里的棒棒糖塞进兜里没吃,说:“我叫诸葛青。”“我带你们上去吧?”“去哪?”“去山顶。”张楚岚起身拍了拍屁股拎起一袋袋东西,向诸葛青伸出手,诸葛青犹豫很久后还是把手搭了上去,诸葛青拉着诸葛白跟着张楚岚慢慢走着。
   冯宝宝并不知道张楚岚为什么去买个菜可以带仨小娃娃回来,但看着他拎着的零食也没关注这仨小娃娃些啥,帮张楚岚放好东西就拎走自己那袋零食。徐三徐四从外面回来,看着三个小孩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张楚岚,说:“你又捡人回来啊,你也太无聊了吧。”张楚岚懒得理他俩兄弟,摸摸他们的头,问他们:“饿了吗,没啥吃的,先吃点面包吧?”徐四看了看手机问:“你又说只有两个?咋现在成三个了?”张楚岚指了指那个眼下有着浅浅黑眼圈的孩子,说:“你说王也啊,他自己走上来的,刚上到来看到他看着外面的树在睡觉,也不知道怎么上来的。”“走上来的呗。”王也叼着面包到处翻着什么,回头问他们:“有水没,渴死了。”张楚岚闻声去装了几杯水放在桌上,顺便给诸葛白擦了擦嘴角的面包屑。  小孩似乎有不少精力的样子,在房间里也不见累上蹿下跳的,张楚岚说了句出去一下,他们应了一声就继续玩自己的。张楚岚心想这山顶的阵咋弱了,连小孩都上的来,便去找冯宝宝加固阵法去了。殊不知那三个小孩在房间里干啥,诸葛白突然提议翻翻房子里有什么“宝藏”,小孩好奇心重,都同意就开始这里摸摸,那里翻翻。翻半天什么也没找着,王也累的坐在地上,手敲到块砖,似乎是空的,就开始撬,另外两个也来帮忙。砖块似乎经常打开,随便撬撬就开了,放着好几个坛子和一个木盒子,坛子都是紧封的,打不开他们也没辙,先去打开木盒子,放着一只长烟杆和几罐烟草。“你们几个娃娃在做啥子。”带着口音的女声在背后传来,吓得他们立刻把自己手里的东西藏到背后,说:“没啥没啥。”张楚岚走进来看到自己的暗格被打开就知道他们闲着没事干了,自己小时候也这样翻过爷爷的房子就是了。过去拿过自己的烟杆盒放好,把他们哄到床上让他们睡觉,手在背后掐了个咒让房间里飘起安眠香,小孩子们闹了会儿也就睡着了,张楚岚拿起烟杆盒走出了房门。  关上门没多久,徐三就来找自己,说:“你这回带来了两不得了的孩子回来啊!”张楚岚被这么一说搞得摸不着头脑,徐三继续说:“冯宝宝刚去问了外面的土地公,说是阵法不是变弱,是被破了,只不过是被一个黑发的小孩一摸就破了,虽说你的那个阵只是为了挡住人类,但只是个小孩就能做到这个水平未来怕是不得了的好苗子啊!”怪不得一来就看到他在睡啊,原来是把阵破了消耗的厉害啊,张楚岚心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继续问:“那另一个呢?”“另一个似乎是阴阳眼。”张楚岚听了点了点头,问:“那我明天就立刻送他们走才行。”徐三点了点头,说:“明天就十五了,你小心点别让人看到了。还有那两个孩子估计会发现你吧。”     
  交代好事情后张楚岚跃上一棵树上的粗枝上靠着树干抽起烟,看着远方的景色,想着什么想得入迷,自然就没发现身后房门悄悄打开钻出个蓝色的脑袋。诸葛青在被带上山顶就感觉不对,虽然有说过自己是住在山顶,但看样子也不是只住了一会儿的样子,且个个都长得这么年轻;现在定睛看确实能看到他身边点点形状,那个传言中的狐仙应该就是他吧,诸葛青扒着门看了好一会儿,等他起身决定回到床上再睡会儿的时候才发现腿已经麻了,一个重心不稳往后倒去,把床上的诸葛白和王也弄醒了,也把张楚岚的心神拉了回来。张楚岚跳下了树,走过来看看他怎么了,诸葛白也爬下床来看哥哥,张楚岚把他拉了起来,诸葛白揉了揉眼睛问:“哥哥真是的,怎么突然就摔了呢,是不是肚子饿了啊?”张楚岚看了看时间才发现原来已经五点多了,让他们跟着一起去厨房,走在最后的张楚岚把最后一口烟抽完,诸葛青慢慢靠近张楚岚,张楚岚先他开口问:“发现了?阴阳眼真厉害啊。”诸葛青不可思议的抬头看着他,张楚岚也刚好低头看着他,半边侧脸被夕阳映得艳红,好看的蓝色眼睛里也把夕阳收了进去,显得那双大而亮的眼睛更亮了,张楚岚发现他走神了,挥了挥自己的手,诸葛青才反应到自己竟然看人看入迷了,低下头藏在发丝里的耳尖发热,微微点了点头当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张楚岚把烟杆放进盒子里继续说:“那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饭后,小孩子吃饱喝足又开始在林子间玩起捉迷藏,冯宝宝见很好玩也一起玩了起来,负责当鬼的张楚岚叼着根棒棒糖走在林间,嘴里虽然喊着“在哪啊”,但其实一清二楚,如果诸葛白不拉着自己老哥偷笑,王也不在林间跑来跑去,冯宝宝不在树枝间不停穿梭的话他还能保证没这么容易找到他们。
  诸葛青感觉自己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半天没能睡着,倒是把身边的王也闹醒了,王也不耐烦地说:“你是车轮呢?滚个没停。”“啊。抱歉啊,想事情呢。”王也跨过躺在两人中间的诸葛白跳下床,指了指门,说:“那你给我说说啥事呗,那你也睡个好觉我也睡个好觉的。”诸葛青点了点头,跟着一起出去了。到底小孩子的嘴是不牢的,诸葛青找到倾诉对象便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往外溜,虽然答应过张楚岚不说,但只告诉王也应该没啥问题的吧。但这些事情自然也一五一十的跑进了张楚岚那在头顶竖着的狐狸耳朵里,白天不能把自己的特征露出来,这是爷爷叮嘱过的,但毕竟不是真的人,时不时耳朵尾巴还是要露出来透透风的,张楚岚和冯宝宝一起坐在小石亭里喝着两人一起试酿的酒,酒味不浓,满嘴的果味,但对于酒量不算太好的两人已经刚刚好了。不知两人是聊够了还是觉得夜里凉了,起身回房间里去了。张楚岚和冯宝宝也喝完了半坛子的酒,开始有点昏昏欲睡,找了自己最爱躺的那棵树稍微高点的树枝窝着。

评论
热度(54)

© 恶心糖浆 | Powered by LOFTER